【采薇专栏】 花道学习是一种痛苦蜕变

申博直营网    花店花艺    【采薇专栏】 花道学习是一种痛苦蜕变

  我自幼喜爱花草树木,这点深受我母亲的影响。记得小时候,母亲就经常从野外采来红蓼、虞美人,或是采摘家里养的月季,插在我父亲喝酒剩的瓶子里,装饰屋子。
  随着这些年我一直研习传统文化,尤其喜爱文人雅士的清供,在生活中和一些活动中,我也会经常插花。
  正式开始学习插花是在2018年,我先后跟随中国插花花艺资深大师蔡仲娟、中国台湾中华花艺教授王玉凤学习。后来偶然查阅资料,了解到池坊花道历史悠久,花形优雅,恰恰是我心中一直要寻找的花道。于是,我便跟随中国台湾池坊花道准花督余仲骐学习池坊花道。
  刚开始,我对池坊花道中精、少、美的要求并不敏感,余仲骐老师告诉我,要多练习,在练习中发现植物的生命之美,这一点让我很是受益。从开始习花到现在,我每天都要插花几小时。一开始,只知道把花插上,后来逐步注意到花的形态、花的意境、花的季节感表现等,一步步深入,越来越痴迷。
  2019年年初,我正式拜师余仲骐老师门下。在余老师的指点下,我提升很快,逐渐掌握了池坊生花、立花、自由花的插作要点和技巧,并不断领悟池坊花道中体现的“天、地、人”思想。
  对于草木,我不仅仅是欣赏植物之美,有时候一朵花的盛开和一片叶子的枯黄,恰好能折射出自己内心当下的感情,让人领会到花草无言却有情的一面。通过自己的创作,将花草重新配置,赋予它新的美感和情感,这让我内心中充满喜悦和创作的激情。
  一段时期,我在行李箱中带上花器和剑山,走到哪里都会插花。我曾经在一家民宿,用院子里开放的樱花插在洗衣筐里;有一次是在广州的冬天,我把山茶插在一个鹤首瓶里;还有一次,我在野外随手采摘了野生龙胆花,插在一个小提篮中。久而久之,我养成了随手插花的习惯。
  随着对池坊自由花的学习,我不再拘泥于花器和造型,会用身边的矿泉水瓶和口杯、果盘当花器,进行创作。有时候还会把插作剩下的花材送给朋友们,他们也开始慢慢地学起插花。
  我现在是池坊花道的协教授。池坊花道的学习,从入门到师范讲师,再到教授,有一个完整的过程,这个过程需要一点一滴的积累,可以说是非常痛苦的蜕变。
  美是一种主观意识,通过客观的花材表现出主观上让观赏者舒服的作品,还是有一定难度的,所以要不断尝试,要打破自我意识中固化的成分,逐渐构建新的美学认知。
  比如有一个作品,我自认为已经很好了,但老师认为还有可以展现的地方,让我重新插作。把插作好的花拔掉,再一次插的时候,我内心里是并不接受的,但学习就是要遵循老师所讲的,重新考虑空间的延伸拓展、色彩的变化、线条的优美等。这个思考的过程是对花材二次的认知和理解。如此一来,新插作的作品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,所以这个痛苦的过程其实是提升自我插花技能和审美的过程。
  余老师常说,花艺人的内心世界,除了与自身的知识、能力与天分、美感有关,更与其价值观、生活环境和过往生活经验有关。所以说,这个过程是一个浓缩提炼、去芜存菁的过程,通过花来不断修炼自己的内心。
  今年9月,我在家乡哈尔滨开起了花艺教室,有时会和朋友、学生谈起中日插花的异同。在我看来,两个民族文化中的审美都深受“自然观”的影响。
  中国传统文化中讲“天人合一”,是天人浑然相融,消除了自然和人之间的界限感。而池坊花道更注重自然生命力的体现,随着自然的花开花落,将自然四时风情浓缩一瓶之中,透过一枝一叶表现出植物的生命力,激发人们对生活的热爱,对美好的追求。
  中国传统插花中有道家老子的“无为”和儒家“中庸”思想的体现,更有佛教的禅心逸趣。而日本,在历史上几次从中国文化中汲取营养,从思想到精神上都有;又因地域狭窄,四周被海洋包围的地理环境,发展成了闲寂、清幽、含蓄的审美观。
  可以说,两个民族文化背景下形成的插花理念可以相互借鉴和交融。
  两年习花,潜移默化中也改变了自己性格上的很多不足之处。计较和压力越来越少了,多的是一份宽容和一份温柔。

2021年3月1日 10:46
?浏览量:0
网站地图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澳门博彩公司 申博客户端下载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
菲律宾太阳网址登入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太阳城申博娱乐城 菲律宾申博在线微信充值登入
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138开户 百家乐真人游戏 申博现金网址
极速百家乐 太阳城集团 盛618官网 申博娱乐注册
申博app下载 申博直营网 幸运大转盘 申博娱乐官网